順義的“小米兒水飯”

  • 1591594476
  • 北京晚報

作者:

▌李守仲

以小米兒為主食,通常的吃法有兩種:熬小米兒粥;蒸小米兒飯。

而我老家順義箭桿河東邊的農村,還有多一種吃法:小米兒水飯。

如果上一年收成好,谷子打得多,碾出的小米兒充裕,第二年夏末秋初,農活上勁兒時,就能多吃幾頓小米兒水飯。 老家望渠村東半砂性的旱地里,谷子是主要農作物之一,雖然產量不高,但因耐旱和易管理,所以不少農戶每年都要種上兩三畝。秋收用鐮刀割下低垂的谷穗,一筐筐運到場院,打谷脫粒,入囤收藏。然后,一兩個月舀出斗八升谷子,上一次碾子,碾出幾升金燦燦的小米兒,便可下鍋做飯了。

做小米兒水飯,是往開水鍋里下事先用水泡過的小米兒,湯要寬點,煮到八九成熟,用笊籬撈出,放進鍋臺上盛有涼水的盆中,再盛到碗里即可吃了。滾燙的米粒,放在涼水中一激,利生,有咬勁兒,放到嘴里,不熱也不涼,夏天吃,很順口。這種吃法,老家人也叫撈小米兒水飯。 炎炎夏日,辛苦勞作后剛進家門,聞到煮小米兒的香味,就知道準是吃小米兒水飯了。走近飯桌,看到碗里切碎拌得的老咸菜丁兒,又聞到些許香油味,一股餓勁兒上來,真想就著吊胃口的咸菜一連吃上幾碗小米兒水飯。不過等全家人圍坐在飯桌前時,還是得由坐在飯盆邊掌勺的老媽一碗一碗地盛給大家。當然,最先盛出的三碗是遞給爺爺、奶奶和爸爸,接下來才是妹妹和我們哥兒幾個,最后才是老媽自己。有時爺爺從菜園里摘幾個嫩一點的、不怎么辣的小青椒,洗凈切碎,放在咸菜里一拌,就著吃,更是下飯。老媽總是一碗接一碗地給大家盛,自己排到最末了。這時,一向威嚴的奶奶就發話了:“你們幾個小子別那么狼吞虎咽的,得給你媽留點兒?!备鐑簬讉€也都懂得,家里人口多,糧食緊,知道心疼“做前吃后”的老媽,馬上放慢吃速。年歲大點兒的吃上兩碗,有時老媽還會給添上一勺,年幼的吃上兩碗也就撂筷子了。身體弱、吃得慢的妹妹,總會受到爺爺奶奶的關照,陪老媽最后吃完。我們哥兒幾個,有時感覺不飽,到鍋里盛上多半碗米湯,喝下,也就差不多了。 就著小米兒水飯吃的,有時是小蔥蘸黃醬,偶爾也能吃上一兩回小蔥腌黃瓜什么的。最令人難忘的是另一種吃法:盛飯前將洗凈的兩棵小蔥撕碎放入碗中,滴上一丁點兒香油,蘸上兩箸黃醬,拌幾下,盛上兩勺差不多澄凈了湯的小米兒水飯,再一拌,黃黃的小米兒、青青的蔥葉兒、嫩嫩的蔥白兒,加上淡淡的醬色兒,用今天的話說,可謂“色香味”俱全了。只是這種順口費米的吃法,更多是盡著做重活的爺爺和爸爸,我們小字輩兒,只有奶奶應允了才能這樣弄著吃。 在老家,有時還能吃上和小米兒水飯差不多一樣做法的二米水飯——大米先下鍋,開兩開,再下小米兒,快煮熟時一同撈起,放入涼水盆,一黃一白,好看更好吃。這種二米水飯主要招待幫助干活的外人或上門的客人,我們哥兒幾個借光有時能嘗上一點。

秋天活重,中午晚上,吃得更多的是用玉米粒破成兩三瓣做的大茬子水飯或高粱米水飯。這種水飯口粗,但對干了半晌一天累活,餓得前胸貼后背的人來說,吃上兩三碗,頂事兒!

  • 編輯:張曉芳
原創聲明:本文是北京旅游網原創文章,其最終版權仍歸北京旅游網所有,轉載請注明來自北京旅游網

征文啟事

為能讓網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,記錄旅途美好回憶,北京旅游網特面向全球網友公開征集文旅類稿件。范圍涵括吃喝玩樂游購娛展演等屬于文旅范疇的內容均可,形式圖文、視頻均可。

稿件必須原創。稿件一經采用,即有機會獲得景區門票、精美禮品,更有機會參與北京旅游網年終盛典活動。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咨詢QQ:490768046

編輯推薦

    專題推薦

    文化北京

    我要查

    北京旅游網京ICP備17049735號-1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03號

    Copyright ? 2002-2020 www.417709.tw,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權利

    方道配资